八一中文网 > 有丝热爱

第38章 第三十八章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签约到霍总的公司这一年多里, 公司给王子烨接洽的项目和配置,明眼人也都看得出,各方面都不算是太上心。客观来说, 他和老东家解约时, 名气还在,新公司如果愿意在打造他上面花点心力,还是大有可为的,他今天就不会是现在的局面。
    但是换另个角度来说, 在他整个人都处在最低谷的时期, 霍总是冒着有可能与他上家大公司结怨的风险, 把他给签了下来,这才给了他继续工作,喘息和回血的机会。
    这里面有多少是看小简的面子,王子烨也不知道。小简坚称和自己毫无关系。霍总也从没提过这事。
    与人相交, 论迹不论心。王子烨不太喜欢霍总, 但对霍总在他落难的时候肯施以援手,始终心存感激。
    他上一家公司,娱乐公司老厂牌,规模庞大,体系完整, 影视剧上下游产业链均有涉足。
    让王子烨爆红的处女作, 就是这家公司出品, 在他意外因那部剧声名鹊起后, 理所当然就收到了这家老厂牌的签约橄榄枝。
    当时不少同学都实名表达了羡慕,还在读书, 甫一出道, 就能背靠大树好乘凉了。
    谁也没想到, 不过将将一年出头,王子烨这凉就似乎乘过了头,在大树底下面临被雪藏的前途。
    外面对这事众说纷纭,至今在同行间还传播着各种与事实或近或远或完全相悖的版本。
    真实起因在当时看来就是小事,一份阴阳合同,为了“合理避税”,当时聪明人都在这么玩。
    薛博士亲手盖章的笨蛋王子烨,既然不是聪明人,哪里懂这么玩有什么好处,就不愿意玩。
    那好,他不玩,别人自然也就不带他玩了。
    他那时的经纪人也很为他着急,暗示他去某位大佬面前认个错,这事就此揭过,你想合同怎么签就怎么签,以后没准还能星运高照。
    他那时候不懂,以为真就是经纪人说得这么简单,去了一次,被恶心到了。
    经纪人又来劝他:至于吗?眼一闭就过去了。
    仍旧是薛博士亲手盖章的骨头硬王子烨,头很铁,回了经纪人一个食屎啦表情包。
    不去就没戏拍,被合同绑着什么也干不了,只能在家抠脚。
    包括演员在内的所有职业所有人,每个人每个年龄段的花期都只有那么几年,过了二十来岁,演员演不了适合二十来岁的戏,其他职业过了这年岁,也很难再做这年岁能做的工作。不管是谁,荒废时间,都将是终身的遗憾。
    王子烨仔细考量了一番,不如出点血解约,另谋出路得好。
    他那时咖位一度逼近一线,随之而来的是也比较有钱,在同龄人中属于超一线富豪。和秦阵小简吹牛皮的时候,还大言不惭地自称海淀区95后首富。(电影学院在海淀)
    等去谈解约,他可以在众人惊艳目光中装个大的,擦着墨镜,邪魅一笑,阴冷地问:赔多少?说个数吧。
    反正还年轻,不用太在乎这些身外之物。再说干这行跟人形印钞机一样,千金散尽还复来,来得还贼快。
    然而他就是太年轻,事情发展和他预估得大相径庭,爽文桥段一点没有,倒是被狠狠打脸。
    公司一听说他要解约,乐了,这种不知天高地厚的小艺人,我们见多了,不如也让你见识见识我们大公司的法务是如何把法律玩弄于……是多么精通合同法。
    那天,有一位海淀区95后首富终生难忘。
    合同一拉,条款一列,首富在家抠着计算机算出来的赔款金额,直接翻了近三倍。
    经纪人又来了,好言相劝:去服个软吧,大佬只是要面子,不要你别的。
    既是个笨蛋还骨头硬的王子烨:他要面子?老子还要脸。
    此事距今已经一年半。
    那时撞得头破血流,凑钱凑得差点跳楼。
    往事历历在目啊历历在目。
    “经过一次还是如此,真不知道该说他什么好。”经纪人哥悠悠道,长叹了一声。
    向晚和巴特也都双双叹气。
    三人愁眉苦脸,在霍总办公室附近角落里聚齐了,等着艺人和老板谈完,小团队也暂且先开个失业危机研讨会。
    向晚苦中作乐道:“这次比上次好多了,至少这次他是真的有钱。”
    经纪人哥安慰她说:“不用赔钱,合同都还没走完。”
    巴特问:“公司会索赔吗?”
    经纪人哥说:“霍总不靠这事发家致富。”
    “没人让你赔钱,”霍总嘲讽地看着王子烨,道,“我不缺你那仨瓜俩枣。早知道……你说我签你干什么?”
    王子烨诚恳道:“霍总,去年你肯收留我,我一直很感激你,你帮了我大忙,恩同再造。”
    不然他现在可能都还欠着他乖乖的钱,很可能还不起。远的不说,这注定要大大危及家庭地位。
    这事从霍总视角看又是另一番景象。
    他其实很看好王子烨,在电视剧领域活跃的同龄男演员里,王子烨的外貌气质都非常优越,不局限于青春偶像,正剧也能扛起来,而且演技还在线。
    全盘策略上,推小简去主攻电影,留王子烨深耕电视剧,梦想是在自家公司的艺人里,影视两边都能推出这个年龄段的级演员。也算是这位前金牌经纪人初心不变了。
    一则影视寒冬来得如此之快,是他没想到的。
    二则他也没想到王子烨已经狠狠撞过一次南墙,竟然还这样一根筋。
    签约这一年多里,没给王子烨特别好的机会,霍总是存心有计划的,就是要让他冷板凳坐久一点,最好能一直冷到脑子里,不要太热血,也不要太头铁。
    得了,全是无用功,一番苦心喂了狗。
    霍总把签字笔丢在桌上,冷冷道:“要不是看在……”
    王子烨心想,果然是看在小简面子上吧。
    但霍总最后说:“去年我签你不是在帮你,我是在抄底捡漏,我不做善事,你明白吗?”
    王子烨顿时怔住,这话背后的意思,霍总是在表达对他的期许。
    “你要想好,”霍总也没准备跟艺人情感交流,点到即止,说,“你搞这一出,公司今后还敢帮你谈项目吗?”
    王子烨道:“我……我也在尝试更好的解决办法。”
    霍总奇道:“你怎么解决?”
    王子烨道:“我约了导演见面,今天下午。”
    “?”霍总忍不住讥讽道,“你还见导演干什么?你这么有骨气,去嘲笑导演没有吗?”
    王子烨:“……当然不是。”
    但霍总终究脑子好使得多。很快他就意识到,去和导演当面说清楚,不失为一个剑走偏锋的妙招。
    与其无声无息的惨淡放弃,让对方觉得己方是技不如人才狼狈退出,倒不如轰轰烈烈的高调退场,亲自到导演面前,把为了成全艺术而甘愿做出的退让,一五一十道个干净。
    您现在阅读的是哇叽文学提供的《有丝热爱》 第38章 第三十八章(第2/3页)
    同时霍总也很明白,这点子就不是王子烨能想得出来的,上次他听说王子烨主动去找导演交了人物小传,这么积极表现自己的举动,也不像王子烨干得出来的事。
    霍总问:“你见了导演都说什么?”
    王子烨明显有点不太自然,对要去见导演感到紧张,说:“就聊一聊。”
    霍总怀疑地观察他,联想到了许多问题,忽而恍然道:“是……云萍老师认得导演吗?”
    王子烨茫然道:“?啊?我不晓得他们认不认得。”
    霍总:“……”
    霍总没有深究,随口叮嘱他和导演说话注意分寸,便挥挥手让他走。
    王子烨一出门就明白了,霍总很可能以为是云萍老师和导演有私交,要在其中帮忙牵线,帮忙化解这场风波。
    可是呢,不但他不知道云萍老师认不认识导演,就连薛停云都不知道自己妈妈认不认识导演。
    去见导演,是薛停云提出来的建议,是基于薛停云解决问题的逻辑。这事自始至终和他妈妈云萍老师毫无关系。
    王子烨想折返回去对霍总解释没这回事,犹豫了下,最终还是算了。
    不知从何时开始,人们总是更愿意相信:那个人啊,他能成功,一定是有不为人知的捷径。
    角落里,团队三人组还在开研讨会。
    经纪人哥:“我真不如回去当狗仔,现在狗仔门槛好低,我们以前光是买相机都要六位数的,现在连门都不用出,在家编点料就行了。”
    巴特:“啊?那些料都是假的啊?”
    经纪人哥:“有的是真的,比如说那个……”
    向晚:“跑题了!我们要失业了!怎么还聊八卦?”
    巴特摸出一包坚果吃了两颗,道:“其实这事对我影响不大,我是公司正式员工,交五险一金的,不是烨哥给我发工资。”
    向晚吃惊道:“这文还没有招到赞助商啊,你这沃隆坚果从哪儿来的?”
    经纪人哥道:“我冷静下来想了想,我带了六个艺人,你哥凉了我还有五个,也没太大影响。”
    向晚正要生气,一想也不无道理,只得冷静下来,说:“那我更没影响了,我本来就是走后门才来上班的,我哥去哪我去哪,天经地义。”
    三个人开始分着吃坚果。
    距他们一步之遥的王子烨:“……”
    他总算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糊了,团队成员如此离心离德,能红才怪。
    下午要去见导演,中午就不回家了,他在两个助理陪同下,提前来到和导演约好的地方,在那附近吃了中饭。
    饭桌上,王子烨对助理们郑重道了歉,表示不知前途如何,如果真就此玩完了,谢谢大家这段时间以来对他的照顾。
    助理们:“……”
    向晚说:“其实我不明白,为什么一定要放弃这戏,年轻演员演年老,年老演员演年轻,硬演不就行了,你又不是没演技。像那个谁和那个谁,国民影后不也都这样演了吗?”
    王子烨正不知道要如何向妹妹解释。
    巴特在旁边道:“本来我也不明白,你举这两个例子一出来,我站烨哥,不演也对。”
    王子烨笑了起来。
    向晚怒道:“公司发薪水了不起啊?那你年终红包要不要了?”
    去年是向晚负责替哥哥发了红包给他,蛮厚一个。
    巴特马上反水:“哦我站队晚妹,晚妹说的都对。”
    王子烨看出他俩并不是认真计较这事,在无形中支持着他的决定,心中感到温暖,开玩笑说:“可是停云萨玛也不赞成我演。”
    巴特,一棵墙头草,西子捧心地说道:“我的一颗心啊,恨不得分成三瓣,一人给你们一瓣。”
    王子烨大笑。
    向晚嫌弃道:“我两个哥哥才不要,你单给我一个就行了。”
    巴特倏然间安静了,低头吃饭。
    向晚问王子烨:“你这一次,是主动找薛锅锅商量的吗?”
    王子烨道:“是的。”
    向晚观察王子烨,感觉到哥哥有了很大的变化,她不像霍总那样洞察人心,立刻能猜到来见导演,是背后有薛停云在出主意,但她全程亲历了去年王子烨的解约,同样是人生重大抉择,上一次和这一次,显然区别很大。
    上一次,王子烨做决定,没跟薛停云商量,和老家父母也商量不着,只和向晚聊了几句,向晚也不懂,听哥哥说了其中一些乌糟,深感不平,加上哥哥说违约金赔得起,就是跳槽可能会空窗一段,还抱歉地说很可能会短缺她的薪水。做妹妹的当然无条件支持哥哥,表示有难兄妹一起扛。
    结果就是王子烨自作主张,差点搞黄了自己的演艺事业。
    被索赔发现金额比他预计中要多得多,和公司打官司是绝没有赢面的,只能认栽赔钱。
    那段时间他焦虑得彻夜失眠,吃了东西就呕吐,整个人借钱借得生无可恋了,又不想拖累薛停云,人家没义务跟他共患难,几次要赶薛锅锅走。
    亏得薛锅锅对他情比金坚了。不然哪里还有今天。
    巴特还在场,有些话向晚也不方便跟哥哥说了,心中充满了感慨,今年两位哥哥感情进步好大,隐约都有老夫老夫那味儿了,真好啊。
    她没说,王子烨也知道她问这个问题是什么意思。
    在那件事之前的一年里,他和薛停云一整年do了27次。感情能好到哪里?
    当时他上升期,工作很多,能坐下来好好说话的机会都很少。
    过了刚在一起的新鲜期,他就感觉不到薛停云对他还有什么意思,只是他对薛停云意思大得很,单方面舍不得提分手而已。
    两个人好像就是随时可能掰了的游离状态。
    王子烨总不死心,还想再试一试,多试一试。
    让他不死心的支点,说出来有点自吹自擂:薛停云是个颜控,他则哪里都一般,偏偏长得很行。
    他还一度因为人气上升,心态膨胀,连带着在家庭关系里也如此,偶尔会很傲慢地想,薛停云就算对他没意思了,也不提分手,还不是因为找不到高质量代餐,美貌就是稀缺资源,不服不行。
    到他解约那阵,先前的一切如梦幻泡影,哪方面也没了傲慢的资本。
    他自己在家照镜子,都很想说,快看,这个人好像一条狗。
    再拖着薛停云也没意思。别人薛博士随便出去走走,再遇到和小简同样好的小0也没多大难度,薛博士性格还好,遇到喜欢的人就敢表白,敢追求,跟他这废物分开不用多久,别人就能奔赴美好新生活了。
    要和公司解约的时候,他不认为这事应当和薛停云商量,只是住在一个屋檐下,又不是命运共同体,别人没答应跟他绑在一起。
    后来他搞砸了,焦虑得想死,第一个念头是死前也先把薛停云赶走,不要因为自己带累了别人的前景。
    那个时期,
    您现在阅读的是哇叽文学提供的《有丝热爱》 第38章 第三十八章(第3/3页)
    现在想来真是不可思议。
    到事情解决以后,重新签了公司。像经历了一场末世浩劫,他看着始终没离开他的薛停云,心里充满了复杂的情感,最后也只是凝成了一句:“谢谢。”
    当时薛停云看了他足有一分钟,回答道:“早点还我钱。”
    那一天,像任督二脉突然被打通了一般,王子烨忽然间就听懂了薛停云每句话背后的另一句话,忽然间就看明白了薛停云陪着他是为了什么。
    早点还我钱,意思是:你快点好起来啊。
    陪着他,原因是:我也想试一试,多试一试。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蒲公英书城 桂花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