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马大妞进城记[六零]

第50章 第 50 章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青山农场就是林场新改的名字,在年前的时候就调过来一个农垦兵团,要在林场东北方向开荒种田,林场伐木工作将会缩减,将工作中心转到开荒上来,所以改名为青山农场,林场这边是一大队,再往北去,还有农场二大队,直至农场五大队。”郑森解释道。
    “我来这里的时候就已经决定,将户口调到这里了。”郑森说了一下,看了看大妞“我们家情况有些复杂。”
    大妞看了看他没说话,也没催促,“我家里父亲是军人,三五年就参军了,早年在家里的时候有个老婆,是娃娃亲,两人结婚后两年我父亲才参的军。”郑森说着停顿一下,“他后来回家几次在三九年有了我大哥,我大哥的母亲,在大哥三岁的时候因为战乱去世了。我母亲是我父亲的第二任妻子。”
    大妞一听也就是说他爹现在的妻子不是他妈。
    “当年我姥爷逃亡的时候母亲年级还小,后来在沪上学的医学,她跟我父亲在野战医院认识的,当时父亲刚没了妻子,母亲年级又合适就被介绍给父亲,两人没多久就建立了夫妻关系。不过他们两个经常因为战争分开,在四四年我母亲坏了我,那年正是岛国最后的疯狂,母亲所在的野战医院被炸毁,因为我母亲要生产,身体状况不好,单位领导安排她去一老乡家修养,躲过一劫。”郑森说道这里也有些感叹,当年他和母亲是捡了一条命。
    大妞也能想到当时的情况。
    “母亲生下我之后身体不太好,修养两个月才好,她去找了部队,可惜都走散了,直到半年后才归队,等再见到我父亲的时候已经是一年后了,那个时候我父亲身边已经有了现任妻子。”
    这太狗血了,而且这也太快了吧。
    “他的现任妻子是我母亲的好朋友。据说那段时间因为母亲的去世两人相互安慰,日久生情。”郑森嘲讽的一笑。
    大妞都不知道该怎么说好了。
    “母亲没有闹,直接与父亲办理了离婚。”郑森耸耸肩“左右他们也没什么感情,没多久母亲也找到一位医院同事,两人结婚了。”
    大妞伸手拍了拍他的胳膊。
    郑森扭头看向她笑了笑“没事,我并没有什么,母亲生下我后,两个月的时候就去找队伍,我被老乡照顾一个月,大舅就找到我,然后我就去京城跟外公生活了。一直到四九年,他们都来到京城,不过因为双方家庭的关系,我依然跟着外公生活,直到外公去世,才回到父亲身边,那时候我已经很大了。”大道不需要父母亲的爱了。
    “你知道我外公早年是个富豪,后来逃难后,因为学历关系在京城大学当经济学教授,只是因为身体原因五四年就去世了,我受他影响很多。”郑森说道,对于那个老人他非常怀念。
    “我跟两边家里关系一般,现在局势紧张,下面还有两个弟妹,上面一个大哥,虽然我想要留在京城也可以,毕竟影响不好,正好我也想看看外公老家是什么样子的。”实际上父亲将人情用到自家大哥身上了,他这边也不好再开口,他如果想留下就要母亲那边出面,只是他不想那么做。
    大妞点点头“出来也没什么不好。”她想郑森恐怕在家里过得不那么如意吧,不然不会这么八面玲珑的。一个孩子在没有保护的时候想要生活的好,就全靠自己争取去努力。
    “你知道现在的情况,我母亲有两个哥哥,也都在战乱的时候没了,还有一个小舅舅在四六年就走了,外人不知道去那里,但是外公临去前告诉我他去了香港。他们两个曾经通过信。”郑森只说到这里没跟大妞说他那个小舅舅是个什么样的人。
    大妞点点头“这也是你准备在这边落户的根本原因?”
    郑森点头“一方面因为这个另一方面我也想分割一下。”或许他离开对谁都好。以前在家里除了上学时间,放假了就去军营跟着那里的人训练,对那个家几乎没有感觉所以离开了反倒轻松了。
    “农场这边以后我就跑运输,现阶段是个很合适的工作。”郑森说道。
    听郑森说我们,大妞瞥了他一眼,不过也没说什么,这人也算是挺有头脑的,这个时候跑出来,离开旋涡是好事。
    郑森看了看大妞想了一下“如果将来情况好转,想要调回京城应该也可以。”实际上这次将户口落下,父亲那边已经发了火,原本是知青集体户口,如果有工作机会或者情况好转,就可以回城,可是现在事情就有些麻烦,如果再跟大妞结婚,两人的工作就更不好调动了。
    “将来的事情将来再说。”至少目前这阶段别想了。还是自己家里好。
    沟通到这里两人对未来都有些规划,更加坦诚一些。
    郑森一路开着车先到了市里的家具厂,他车上这车木头是家具厂需要的木料。
    将车上的木料登记开了票据,郑森就带大妞离开了,卸车的事情就归家具厂了。
    “这家家具厂,是咱们这边最大的家具厂了,制作出的家具有很多还运往哈市。”郑森说道。
    大妞点头“以前听过,没想到占地这么大。”
    郑森说道“以后这趟线应该会经常跑。走吧带你逛逛去。”
    墨市并不是一个大城市,不过因为有矿厂使得这边还算繁华,市中心一座二层小楼是墨市中心,百货商场,郑森带着大妞没进商场,指了指对面说“咱们先去照一张像吧。”大妞看过去,一家照相馆正在那里。“这里的照相馆可以照外景。”
    “是吗?”这年代照相馆都是在室内照的。她上次照相还是过年的时候照全家福呢,因为家里人多,没好意思照单人照。
    两人来到照相馆,今天是周末,前面有其他人照相,大妞在门口就看到了外景是什么意思,只是人们站在门口,背景是身后的百货大楼。也可以照前面的转盘路口。如果能碰上一辆车经过就更好了。
    等了一会,就到他们了,“师傅,我们室内室外都拍,洗四寸的多少钱一张。”郑森从兜里掏出一包烟,递给师傅一根,大妞发现郑森很少抽烟,不过兜里从来不缺烟。
    师傅接过烟看了一眼,大前门好东西,他们这边几乎看不见,将香烟别在耳朵上,“四寸的现在要八毛五一张底片带两张照片,二寸的五毛四。你照几张。”
    郑森指了指百货那边,就那边做背景,你给我们照两张单人的,在在屋里照一张合照,一张单人照。郑森说合照的时候看了大妞一眼,大妞并没反对。他笑了笑“师傅你们这里照片能放多大的?”
    师傅说“最大可以放到十寸的,不过价格很贵,要五元六。”
    郑森点点头也没说放大“等照片出来再说。”
    大妞今天没穿制服,穿了一件白衬衫,浅蓝色裤子,脚下是一双带梁小跟皮鞋,一头长发扎着一个大辫子。
    在外面,以百货商店作为背景照了一张全身的单人照,郑森也照了一张,“以后争取每年都来一次,等我们老了也能感受时间的变化。”
    大妞点点头“这个不错,相片会将我们的时间停留在这一刻,不光我们自己,以后要是能买到照相机,或许我们可以记录更多的东西。”她自己有些想法,虽然脑海中每一时每一刻的影像都会记录,她想就算老了,也能看到这个时候,可是只她一个人看到太可惜了。
    您现在阅读的是哇叽文学提供的《马大妞进城记[六零]》 第50章 第 50 章(第2/4页)
    郑森眼睛一亮,“你这个想法不错。”
    进了照相馆,郑森跟照相师傅沟通好长时间,还让大妞坐在凳子上,转悠好一会,才坐下,那位师傅竟然拿着相机来到两人跟前不远的地方。
    郑森将大妞头发打开,然后松松的编了一个辫子,用梳子稍微整理一下,乌黑的头发如同云朵般松软,趁着大妞那张漂亮脸蛋更加迷人。
    郑森满意的笑了笑,大妞看着他忙活来忙活去,忍不住笑了。
    郑森挨着大妞坐好,调整一下位置,然后看向摄影师。两人靠的很近,咔嚓,摄影师按了快门,不过让他们头稍微换个角度,又拍了一张。
    照好后,大妞后知后觉的发现,这个照片怎么那么像结婚照啊。
    从照相馆出来,两人去了百货商店,这照片至少一个星期才能出来。急不来。
    市里百货商店总是有些县里买不到的物品,不过大妞倒是没什么可买的,家里并不缺少什么,这边糕点样式多些,她买了一些,大妞还看到成盒卖的津市□□花。买了一盒子。
    逛了一圈,出了百货商场“本来想带你看电影,结果现在电影院放的也是智取威虎山,还有些时间,咱们去逛逛这里的体育场。”郑森说着指了指百货商场西边“不远。”
    大妞点点头。
    墨市体育场不算大,不过在这个年代是很时髦的地方,这里除了跑步的地方,还有打篮球和打羽毛球的地方,周末为普通民众开放,现在人真的很多。
    “想打羽毛球吗?”郑森问。
    大妞看了看摇了摇头“今天穿的鞋和衣服都不合适。”
    郑森点点头,他们俩也没有球拍,如果打还得去借,不过他想着那天买副球拍,两人一起打球肯定有意思。
    离开体育场,已经是中午了郑森直接带着大妞离开主道,七拐八拐的来到一家院子,现在墨市的楼房没有多少很多还是这样的院子,进了院子,里边是五间平房,听见他们进院,迎出来一个魁梧大汉,看见郑森哈哈笑着说“小郑好长时间没来了?今天还有一张桌“吃点什么?”
    郑森说“带朋友来的,直接来一条羊腿,再来四张饼,外加两碗羊汤,一个拍黄瓜。”
    “哎呦今天不巧了,今天羊腿没有了,不过有小羊排。”那魁梧汉子说道。
    “小羊排也行,烤的嫩嫩的,少放一些辣椒面。”郑森说道。
    “好了,这就准备着。”那人带着郑森和大妞从正房旁边过去,后院还有三间房子,带着两人进屋,两边屋子隔开,一共四个小屋,屋子里都有人吃饭了,不过他们一路走来也没看到吃饭的人。
    进了屋子,里边是一张八仙桌,“这家店每天只接待熟客,只有后院四间屋子,前院是不待客的,老板烤羊肉是一绝,等会你尝尝吧,不过老板货源不那么稳定,所以每天吃什么还要看他能弄到什么。”
    大妞打量一下周围环境还不错,有点未来私家菜馆的意思。
    上菜速度很快,先是羊汤拍黄瓜,然后就是馅饼烤羊排,羊排很实惠,整根的羊排的一共六根,上面带着厚厚的肉。
    郑森先给大妞拿了一根,自己也拿了一根,直接就啃“就这么吃,特别地道。”
    大妞也不客气,咬上一口,肉质很嫩,鲜香的嫩肉带着点孜然和辣椒面的味道,外面有烤制所特有的味道,她眼睛一亮,这绝对是她吃过的最好吃的烤羊排,以前家里也烤过一次,可能火候没掌握好,有点老了,这个味道简直了。还不腻。
    郑森看她满意说“我也是凑巧来到这的,他们家羊肉是从牧民家里收来的,都是吃着新鲜青草长大的,味道独特。”
    大妞点点头“真是不错,羊汤也好。”
    “这个羊汤我偷学了。”郑森悄悄的说“以后我给你做。”
    大妞笑了笑“你学这个做什么?”
    “东西学到手,才是自己的。”郑森说道。也许是小时候的经历,让他总想将事情掌握在自己手中,只有自己本事大了才不会被困住。
    看了看郑森大妞觉着这一刻才有些了解这个人。
    吃了饭两人慢慢的散着步,回到家具厂,取了车就往回走。郑森要在五点前将车送回去,这也是他们两个第一次约会,算是开始交往。
    回到家,家里人已经吃完饭了,马红梅正收拾厨房看见她回来说道“吃饭了吗?给你留了,在锅里。”
    大妞摇了摇头“不吃了,还不饿,妈,我哥在家么?”
    “在跟你爷说话呢。”
    “我买了点津市麻花,咱们这边买不到,让我哥给周家和我四爷爷家送去。”
    “行,他一会就回林场,先让他跑一趟公社。”马红梅说着就往外走。
    大妞不知道她妈去做什么,自己先进屋了。
    “爷我回来了。”大妞说。
    老爷子抬头看了看她,“咋回来的?挺早的。”
    “郑森给林场开大车了,这次坐大车去的。”
    老爷子惊讶的看向大力“有这回事?”
    大力点点头“是有这回事,上个星期开始调到汽车班了。而且他户口也独立落在农场了。”
    老爷子皱了眉头想了想,“那也不错。”这对他们家是好事,不过可能因为当初大儿子跟这家的渊源,老爷子挺在意郑森的,想着这孩子家里估计有事,不然不会把户口独立出来。
    大妞拿出给老爷子带的糕点,都是软乎的,前些日子过年,老爷子啃骨头把一颗门牙啃掉了,缺了好几颗牙,也不敢吃太硬的东西了。
    过了一会马红梅走进来,“呐这是我前几天晒的干白菜,等会你给他们送去。”她跟大力说着,连带大妞带回来的麻花给两家送去。因为四爷爷跟大妞她爷是亲兄弟,他在公社住院子里地不大,种不了啥,所以家里总想着,倒是同村的哥俩可能因为孩子多也大了,没那么近乎,倒是老哥几个关系还不错。
    他们家有前后两个园子,属于两个宅基地,现在园子里不能种粮食,但是可以种蔬菜,大妞妈每年都在前院种上白菜,开始种的很密,一点点往下间,这批白菜都涨到小孩手臂粗了,正好做干白菜,留着冬天做个汤啥的。除了这个家里每年晒个茄子干,土豆干什么的,过冬吃都挺不错的。
    他们这边土地旺,只要勤劳肯干总不会饿肚子。
    大力骑着车走了,等会送完东西直接就去农场了,前院就剩大妞和老爷子两个人,今天老爷子没急着睡觉,把大妞叫到屋里问“你和郑森咋样了?”
    大妞没想到爷爷问这个,“我们俩挺好的。”他俩就算开始处对象了。
    “他家里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老爷子心里惦记。
    “是有点事。”大妞想了想把郑森跟她说的家庭情况跟老爷子说了一遍。
    老爷子听完皱了皱眉头“哎,这孩子也不容易。”想了想说“既然这样,你要是觉着行,你俩先订婚,明年开春再结婚。今年你两哥哥结婚,你再等一年。”
    大妞笑了笑说“爷我不急呢,我得后年才到结婚年龄呢。”
    您现在阅读的是哇叽文学提供的《马大妞进城记[六零]》 第50章 第 50 章(第3/4页)
    “结婚不急先订婚,到了年龄再结,不然他总往咱家跑是咋回事?”
    大妞想了想“等我哥婚事办完的吧。”
    老爷子想了想,“这事明天我跟你爸妈唠唠。”
    “好,你们好好唠唠。”
    对于婚姻大妞是不急的,她穿越前都快三十了,不也还没结婚吗?现在还小呢。
    大妞觉着自己小,四爷爷家的淑芬却先定亲了。淑芬定的是牙沟老陈家,介绍人是公社一媒人,关于这件事情,之前四爷爷就想给淑芬定亲,那时候大妞觉着不能急,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着急,他家里马天林都二十多了也没急,怎么到淑芬这里就着急了。
    听说这事大妞上班的中午就去了一趟,四爷爷家里倒是没有什么变化,问起婚事淑芬看起来还挺满意的,说起来陈家还是一个多人口人家,家里上一辈就哥七个,是比她们家还要庞大的家族。淑芬相的这家是家里老二,一家子也六个孩子,这人是家里老三。六个孩子全是男孩。
    这个年代劳力就代表了家族兴旺,陈家就是如此,现在连最小的孩子都能挣五个公分了,全是壮劳力,谁见到都说好。
    不过大妞就觉着这个家太复杂了,淑芬性格太温和,妯娌多了,怕是要闹矛盾。
    不过这话她不好直接当面说,想了想去供销社找了九婶,问问九婶啥意思。
    “嗯,这事我也想了,不过我看他家老人还算明事理,那孩子也不错,俩孩子一看就对眼了,咱家淑芬是挺软乎的,不过她那孩子你还不知道跟谁都处得来,手脚也勤快,将来过日子还是两口子一起过,再说还有我和你叔呢,就咱家这条件他家上哪找去。”
    大妞看他们都挺乐意的,就不再说什么了,婚姻的大事也不是她一个姑娘能掺和的。
    不过她又去找了四爷爷,问他为什么急着给淑芬找对象。
    四爷爷低头想了好一会才说“我呀给这孩子算了一下,咋算这孩子都有一劫,后来我就想着破一破,早点订婚,找一家人丁兴旺的,就能躲过去。”
    “四爷爷,这不是迷信吗?”大妞说。
    “啥迷信,你不懂,我让你跟我学你还不学。我这里边学问大了。”
    “他家人丁也太兴旺了?”
    “这不好么?我们这一股就人少,找个人丁兴旺的带一带,说不定天林还能给我生个十个八个的曾孙呢。”
    大妞苦笑不得。
    甭管怎么说,淑芬的婚事定下了,找个好日子定了亲,这事就算成了。
    八月中旬,大妞趁着一个礼拜天休息去了一趟山里,采蓝莓,她头一天下班就出发了,他们这边的蓝莓成熟晚,不过八月初也成熟了,大妞去的地方是更北边一个地方,那处很少有人去,深山老林有野兽,因为地形关系就是熟悉林地的人也没有几个去的。
    郑森早就知道她要去,正好那天他没事,就跟着一起进山,俩人为了明天赶着回来,晚上连夜赶路,郑森还弄了个小轱辘拉车,勉强能在林子里拉拽,有的地方还得抬着走。
    就这地半夜找个地方休息四个小时,第二天天刚亮就出发,八点多找到地方,看着面前这一大片成熟的蓝莓,郑森都惊呆了“这蓝莓也长的太好了吧,这是野生的吗?”他摘了一颗尝尝味道,酸甜的十分可口,水分还多。这绝对是他吃过最好吃的蓝莓。
    大妞笑了笑没说,这片蓝莓可是他插的,因为这片朝阳,地势好,地方隐蔽,本来这里长得蓝莓就不错,所以她以前进山的时候就顺便插一些枝条,两年过去,长得这么大一片,而且大妞还用灵水浇过几次,这些蓝莓长得越发好了。
    “快些摘吧。”她妈前段日子跟三爷家六爷家几个婶子也去山里摘野蓝莓,摘了不少,都做成蓝莓酒了,本来她妈说跟着一起进山,大妞没同意,实在是时间紧,没她带着可不敢让他们在森林里走动。
    大妞怕把蓝莓挤坏,拿着的是用稻草编的筐,一边摘一边吃,中午都不饿了。“这个品质的蓝莓酿的酒一定好喝。”郑森一边摘一边说。
    “等回去还可以做蓝莓酱,到时候弄点包面饼子抹上酱,那味好吃呢。对了你能弄点玻璃瓶么?”大妞问。
    “啥样的?罐头瓶子?”
    “不是那种打点滴的玻璃瓶,大的小的都行,要带皮塞的,做好蓝莓酱,放到瓶子里再上锅蒸一下,趁热将瓶口封好,放地窖里能吃到冬天不带坏的。家里有些瓶子,不过不多。”
    郑森想了想“我去找找看,你知道点滴瓶可是好东西,咱们很多女同志都弄一个,晚上灌了热水,暖被窝。”
    “弄不着也就算了,家里还有一些酒瓶,到时候我弄点蜡封口也能保存。”一想也行。
    蓝莓摘了四筐,两人回去就有点麻烦,“下星期还能再摘一次。”
    到家都后半夜了,郑森也没回去,在家里睡了一宿,第二天天没亮就离开了。
    大妞上班,家里开始收拾蓝莓,洗干净阴干,然后等着大妞回来做。家里人做的没有大妞做的味道好。
    等晚上大妞回来,还带了不少冰糖,这是做蓝莓酒需要的,做蓝莓酒很简单,直接将蓝莓铺下去,然后放冰糖,再放蓝莓,这样一层层的放好,上面再倒点烧酒,大妞与她母亲做的唯一不同就是在铺蓝莓的时候放一些灵水进去。
    铺好蓝莓将坛口封上,密封,正常蓝莓发酵两三个月就好了,也不知道是放了灵水的关系还是怎么的,发酵时间要四个月。不过出来的味道酒香扑鼻,还有独特的味道,这种甜甜的酒非常受家里女人欢迎,马红梅就每天都要喝一杯,总说喝了之后身体都松快好多。
    做蓝莓酒挑选的都是最好的蓝莓,筛选出来的蓝莓还有一些,郑森动作也快,两天后就给拿了五十个罐头瓶子,都带着盖子,还给拿了胶带,把盖子上的口粘上。
    大妞又开始熬蓝莓酱,熬好了密封,不过上次想到用蜡密封,因为再蒸一次会使水蒸气进入瓶里,就不太好,这次用蜡密封效果比想象中要好,在地窖放置一个月的蓝莓酱味道一点也没变。跟刚做出来一个味道。
    看着地窖里那么多的蓝莓酱蓝莓酒,一家子都高兴,马红梅心里也有些得意,十里八村都算上谁家也没有她家吃食样多,不光她闺女时不时的去山里采山货,蘑菇野菜啥的存了那么老些,就是他家的菜园子都比别人家茂盛。
    不过这种得意劲,在看到家里的糖罐子后就没了,甭管是做酒还是做酱,都用糖,家里攒了几个月的糖票都买了,一下子就用光了。
    想着大儿子要结婚了,虽说这年代结婚简单,可是亲戚故旧还得请一下的,这糖可不好买了。
    正想着就看见郑森风风仆仆的从外边快步走进来,进了屋直接扔下一个用纸包着的包裹就去水缸那里喝水。
    “你这是从哪来,咋整这一身汗。”马红梅问。
    “我跑过来的,车在道口等我呢。”郑森喘了口气说,“婶,这是我在市里买的白糖。我这就走了。”
    “哎,等会。”马红梅这心一下子暖和了,上那找这么贴心的女婿。赶紧把早上烙的两合面的饼,拿出来,上边抹上一层蓝莓酱。
    您现在阅读的是哇叽文学提供的《马大妞进城记[六零]》 第50章 第 50 章(第4/4页)
    “拿着垫垫。”马红梅把饼给他塞手里了。
    郑森笑呵呵的咬了一口“婶再给卷一个,道口我还有一个同事呢。”
    “好,等着。”马红梅手脚麻利的去摸酱,那边郑森也不着急了,拿了一根小葱沾着酱就吃起来,几口就把饼咽肚了。
    擦了擦嘴,拿着马红梅卷的另一块饼,“对了婶子,明天我跟着车队跑一趟长途,这星期就不过来了。”
    “明天啥时候走,我给你做点干粮?”
    “不用,我们一个车队七八辆车一起走,吃住都有安排,而且明天也不走这条路了。”
    马红梅点点头“那你加小心点的。”
    “知道了婶。我走了。”郑森说着就快步离开。
    大卡车就在道口等着呢,郑森走到驾驶室那边,打开门,“师傅你去那边坐,两盒面的烙饼,垫垫,我开回去。”
    车里是个中年人,是郑森开车的师傅,叫林爱国,郑森长途短途的都由他带着跑,得师傅说他行,才能自己往外跑呢。
    林师傅也不客气,直接坐到副驾驶,拿过饼子就是一口吃“嘿,还有蓝莓酱呢。放了不少糖吧,可真甜。”说完也不吃了,这饼子明显白糖多苞米面烧,里边酱也不少,准备留着回去给闺女甜甜嘴。
    郑森看了一眼“这是我对象做的,下次我给师傅您带一瓶,要不是咱们这边蓝莓不好采,还想多做些呢。”
    “呵呵,这玩意,费糖,放少了太酸,放多了费不说还容易坏,我家那口子每年也做一点,不过今年没采到多少,林子外围有点早就被人采完了。”林师傅说道“要说咱们这边的蓝莓酱可受欢迎了。那地方的蓝莓都没咱们这的味道浓。我刚才尝了你对象做这个比哈市食品厂做的味还好呢。”
    “是吗?”
    “这也是咱们这边的特产了,要是运到关里或者到京城,能换不少东西呢。”林师傅头一次跟郑森说这些话。
    实际上车队里的人自己带些东西也是常有的事,不过都是心照不宣没人往外说。
    大妞听说郑森去了外地,也没啥反应早就知道有这么一天,她怀疑他之所以进入汽车班为了的就是能往外跑,这人是个闲不住的,善于折腾,也不知道为啥,大妞对他还是很放心的,总觉着这人有些能耐,做事情都留几手,绝对不会让自己处于危险之中。
    她也没心思关心这些,最近一段时间,所里忙的很,自己学习组织学习,事情很多,好在并没有在发生什么重大的案件。大妞还去市里进行了两次考试,原本因为大妞立功,有一次去墨市学习的机会,也因为一些原因取消了,不过杨所长给她安排了两次考试,这两次考试后,她可以脱产学习,明年再进行考试,要是成了就能拿中专文凭,算是内部考试,大妞靠的不错,确切点说,是考的非常好,全是一百分。
    没办法她只要看过的就忘不了,总不能明知道正确答案,故意答错吧。
    不过因为这个一百分,还差点闹出事情,那天她正在办公室里写报告,最近,所里警员也不出去了,各种学习,然后报告,把大家弄得有点闹心,毕竟这些警员,最多就是初中水平,工作这老些年了,很多人字都写错,更别说写报告了。
    好在大妞很会写报告,这帮人都等着她写完了,好参考参考。
    正写着呢,外面进了几个人,杨辉陪着不过脸色不怎么好。
    “你是马淑兰同志?”为首的一个男人年级不大,长着一张略微有些刻薄的脸。
    “是,我是马淑兰。”大妞说道。
    “有些事情,我们想请你做个调查。”那人说道。
    办公室的众人都有些担心的看着。
    大妞脑袋里瞬间就闪过一些念头,不过很快就镇定下来,她并没有什么事情是害怕调查的,唯一可能有问题的地方就是郑森,郑森家里毕竟有外面关系,如果真有人告了,可能会有麻烦,但是她觉着又不对。应该不是这件事情。
    大妞点点头看着那人说“可以。”
    跟着几个人去了审讯室,进入这里大妞皱了皱眉头,这可不友好。
    “马淑兰同志,你是参加二十号的资格考试对吗?”那人问道,旁边的一个人,拿着笔不知道写着什么。
    “是的。”大妞点头。
    “你考试考了一百分对吗?三科全都一百?”那人再问。
    “对。”这没错。
    “在考试之前你有没有看过或者有人给过你试题答案?”那人问。
    大妞一下子明白了,“没有,你们怀疑我作弊?”脸上不自觉的就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
    “是的,有人举报你考试作弊,提前见过试题,我们也查了一下,这次资格考试是为了提升咱们内部文化水平,经过层层筛选和推荐才拥有资格考试资格,你今年只有十九岁,参加工作才半年,按理说是没有资格报考的,而且我们发现,县局推荐人是马云亭同志,他是你不出五服的叔叔,所以我们有理由怀疑,你的考试成绩。”这人说的倒是清楚。
    大妞听这人一说,倒是平静下来,“说道考试资格,是我们所长推荐的,我虽然在咱们所里只工作半年,可是之前在林业局也有两年工作经验,之前调动也是上面经过审查才实行的。而我在林业局做的是护林员工作,有几次配合县局甚至市局的工作,并且做出贡献,这些是可以在档案中找到的。”
    大妞停顿一下“另外虽然我今年才进入所里工作,可是我的工作能力也是得到所里上下认可的,甚至今年还立下功劳,虽然对过去的功劳不应该挂在嘴上,我们都是为人民服务,但是以我的能力是完全可以得到这次考试资格的。”
    “至于说县局领导是我叔叔这件事情,我不否认,但是就我所知我在这个事情方面没有任何寻思,完全是县局其它领导做出的决定。这些你们应该能查到会议记录什么的。”
    “这些都需要组织调查查证,我相信会给我个公道。”大妞说道。
    “那这些成绩你怎么说?这次的出题难度非常大,你这个成绩有些可疑。”那人又说到。
    大妞笑着摇了摇头“这个还需要解释吗?这是我的真实成绩,对我来说这些题目非常的简单。”,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蒲公英书城 桂花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