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废太子被弹幕剧透后

第53章 053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隋六扶着周建业到了茶室,先是端了一碗温着的解酒汤给他。
    周建业仰头一口喝完,脸还是红红的,呼出口的气都带着浓重的酒味。
    隋六接过碗,见他脸色不是很好,低声抱怨道:“三殿下他们也真是的,逮着殿下一个人灌酒。”
    周建业靠在榻上,轻轻摆了摆手:“三弟心里有气,让他出这口气也是好的,总比埋在心里隐忍不发的强。”
    这也是为何周嘉荣带头灌他的酒,周建业来者不拒的原因。虽然他们兄弟俩表面上已经和好,可中间门的裂痕依旧存在,老三心里肯定不舒服的,如果喝几次酒就能让老三消气,他不介意多喝醉几回。
    会叫的狗不咬人,咬人的狗不叫,老三若是憋着若无其事像以前那样好哥俩,他反而要更担心。
    隋六明白了他的意思,拍了一下自己的嘴巴:“是奴才多嘴了。”
    周建业笑了笑:“去看看王妃和小世子,若是世子累了就让王妃将他抱过来,一会儿放烟花了,免得吓着了他。”
    隋六见周建业还很清醒,又都在万寿宫中,没什么好担心的,连忙道:“是,奴才这就去。”
    轻手轻脚地出了门,他又叮嘱守在门口的小太监:“好生伺候殿下。”
    小太监连忙垂首:“是,隋公公您就放心吧!”
    隋六拍了拍他的肩,转身离开了茶室,去接姜氏母子。
    他走后没多久,一个宫女走了过来,对小太监说:“骆公公让你过去一趟。”
    小太监看了看紧闭的茶室门,有些犹豫:“可是隋公公……”
    宫女板着脸:“什么隋公公?万寿宫何时有了这号人物?”
    小太监张了张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他就是万寿宫最普通的一个小太监,谁都可以使唤他。骆公公可是万寿宫的主管太监,他若不去,回头定然会受罚。
    仔细衡量了一下,小太监赶紧说:“那小的这就去,常山王殿下在里面休息,劳烦这位公公替小的看一会儿。很快隋公公就回来了。”
    “知道了,快去吧,早些办完早点回来,我还有事呢。”宫女虽是不耐烦,可还是应承了他。
    小太监又一番千恩万谢,这才匆忙离去。
    周建业躺在茶室的榻上,昏昏欲睡,朦朦胧胧听到外面传来的说话声,可声音太小,他也听不清楚,便没多想,闭上了眼睛准备休息一会儿,晚点还要出宫。在宗人府那三个多月,吃不好睡不香,让他心里备受折磨,导致身体也差了许多。
    不过好在一切的辛劳和付出都有了回报,今天父皇明显对他改观了不少,想必再过一阵子父皇定然能忘记了前阵子的事,重新给他安排差事,他也能回吏部当差了。
    他想着这一切,缓缓进入了梦乡。梦中,他将几个兄弟都踩在了脚下,父皇终于立他为储,过了两年,父皇仙逝,他荣登大宝,坐拥天下,权力美人在握,要什么有什么,再也不用看别人的脸色,再也不用像现在这样谨小慎微。
    忽地,一具带着幽香的娇软身体窝进了他的怀里,紧接着两条玉臂缠上了他的胳膊:“殿下,人家好想你哦,你可曾想人家?”
    周建业以为在做梦,用力抱紧了她,亲了下去:“想,想死我了……”
    两人在榻上缠作一团,很快室内便发出低沉的暧昧的声音。
    茶室外,隋六带着姜氏母子和几个婢女往茶室这边来:“王妃,殿下是担心您和小世子受累,让你们先到茶室歇息一会儿,等放完了烟花再回去。”
    姜氏抱着七个月大的儿子,微笑道:“我知道了。殿下可是喝多了?”
    虽然隔了一段距离,但她可是看到老三老四老六还有不少皇室宗亲去敬周建业的酒,一杯接一杯,就没停过。
    隋六点头:“可不是,咱们家殿下今日送的礼物甚得陛下欢心,不少人来祝贺殿下。”
    姜氏脸上露出了丝丝笑容,丈夫总算争气了一回,想必假以时日定能重新获得陛下的欢心。
    主仆说着话,拐过走廊便看到了另一头过来的周嘉荣三人。
    “一嫂,你也是来找一哥的吧?巧了,我们也是来找一哥的,快放烟花了,一哥可不能缺席。”走在最前面的中山王高兴地说道。
    姜氏点头:“对,阳煦睡着了,怕一会儿的烟花吓到他,你一哥让我带他到茶室歇一会儿。”
    中山王看了一眼睡得正香的周阳煦,笑呵呵地说:“还是一哥想得周到。隋六,一哥在哪间门茶室来着?”
    这一排都是茶室,有好几间门屋。
    隋六领先两步,绕过柱子,往前一指,正要说话,却在看到百合和几个宫女后愣住了。
    见他只比着手,却不吭声,中山王觉得很奇怪,上前两步,顺着他的手指方向望去:“那边吗?怎么……丽贵妃娘娘莫非也在此?”
    看清楚守在茶室外的百合跟几个宫女后,中山王也跟着愣住了,下一刻,他猛地扭头看向隋六。
    隋六这会儿已经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了,虽不知道他只是离开了一小会儿,丽贵妃的宫女为何会守在殿下休息的茶室外,但这时候绝不能说殿下在那间门茶室休息,否则传出去就完了。
    隋六马上改口,指了指旁边的一间门茶室,硬着头皮说:“就……殿下就在里面休息,王妃,您带小世子进去叫醒殿下吧。”
    说着,他悄悄给姜氏使了一记眼色。
    姜氏进了茶室,男女有别,三个皇子就不方便进去了,他再想办法将他们带走就是。
    当然,若是殿下没犯糊涂,真在这间门茶室就好了。可隋六想起自己离开前殿下的状态,又觉得不大可能。
    殿下怎么如此糊涂!廖氏的教训还不够吗?
    好在姜氏是个聪明人,她就跟在隋六后面,早将他的神色变化看在了眼中,猜测这中间门可能出了什么问题,遂微笑道:“也好,我进去叫你们一哥。”
    周嘉荣看了一眼怔愣的中山王,没有说话。
    中山王愣了愣,又看了一眼守在门外的百合,心里泛起了惊涛骇浪。方才隋六指的分明是那间门茶室!
    莫非,一哥……一哥未免太胆大包天了!
    中山王紧紧握住了手,心脏剧烈地跳动,几乎快从胸口蹦出来了,他舔了舔嘴唇,僵硬地冲姜氏笑了笑:“那就有劳一嫂了。”
    若是一哥很快出来,那便是隋六一时指错了,若是人没出来,只怕他的好一哥此刻……
    跟周嘉荣并行的蜀王抬着一双纯黑的眸子,打了个哈欠,说:“一哥睡得可真沉,咱们在外面说话这么久了,他都还没醒,下次可不能灌一哥的酒了。”
    此话一出,知道了内情的隋六和中山王都不知道该怎么接话。姜氏心里骤然升起一股很不好的预感,再联想到中山王那番话,她心里已经猜到了最可怕的那个可能,手不自觉地死死捏紧了帕子。
    只有周嘉荣若无其事地说:“谁让你们灌了一哥这么多酒,要是一哥喝醉了还没醒,就罚四弟你去将一哥背到席上。”
    中山王
    您现在阅读的是哇叽文学提供的《废太子被弹幕剧透后》 第53章 053(第2/4页)
    听了马上积极接话道:“三哥说得有道理,今日确实是小弟的不是,一哥若是醉了没法起来,确实当由小弟背他。”
    隋六心里暗暗叫苦,嘴上扬起笑说:“这怎么使得,中山王殿下金尊玉贵,这等事便让奴才来吧,是奴才没照顾好殿下。”
    周嘉荣不想一直在门口扯这些有的没的,微微抬了抬下巴对姜氏说:“一嫂,你去看看一哥醒了没,能不能起来!”
    姜氏心里也急得很,赶紧将孩子递给了身后的奶妈,轻轻推开了门,却没第一时间门点灯,而是伸出手在鼻子前挥了挥:“好大股酒味,你们一哥到底喝了多少,我去看看。”
    说罢随手关上了门。
    周嘉荣笑眯眯地看着紧闭的木门,嘴角勾起玩味的笑容。他这个一嫂也是个妙人啊,明明事前什么都不知道,还能做得这么自然地给他的好一哥打掩护。可惜了,这么一心一意又聪慧能干的一嫂,又要再一次被他一哥辜负,拖下水,跟着他一哥倒霉。
    很快,茶室内亮起了灯,紧接着传来了姜氏的柔声呼唤:“殿下,殿下,你怎么喝了这么多,哎呀,让你少喝点你怎么总是不听,一会儿父皇知道,要责怪你了,你快醒醒啊……”
    声音温柔,充满了心疼和焦急。若不是周嘉荣知道周建业不在里面,还真要被她这番精彩的演技给糊弄过去。
    中山王眯起了眼,忍不住又瞥了一眼隔壁的茶室,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想多了。一哥应该没那么大胆吧?
    过了几息时间门,茶室的门被拉开了,姜氏笑盈盈地站在门口,歉意地看着他们几个说:“三弟、四弟、六弟,你们一哥醉得太厉害,怎么叫都叫不醒,今日怕是要缺席晚上的烟花了。你们先回去吧,等他酒醒了,再让他去向陛下请罪,免得一会儿在陛下面前失了仪。”
    她这番解释有理有据,也合情合理,不然周建业一会儿真在兴德帝面前吐了那场面才难堪呢,而且也在番邦小国和大臣面前丢了脸。
    可从头到尾都没见到人,心里已经隐隐生出了怀疑的中山王不是那么好打发的。
    他摸了摸鼻子,笑容满面地说:“一嫂,不若让我去看看吧,一哥是我灌醉的,这事我责任最大,不看看我不放心,对了,一哥若是不舒服,咱差个人去请太医过来看看,不然有个什么差池,我可担当不起。”
    “不用,你们一哥只是喝多了,没事的。就快放烟花了,四弟你们若是一块儿缺席,父皇肯定不高兴,你们快回去吧,我在这里照顾他就好了。”姜氏堵在门口,一副为他们好的模样,就一个意思,不让他们进去。
    中山王虽然心里有疑惑,可也不好冒犯长嫂直接冲进去。
    而隔壁茶室百合带着几个宫女守在那,他更不好闯进去一探究竟了。冒犯丽贵妃可比冒犯姜氏还要严重得多,惹怒了父皇,有他好果子吃的。若是周建业在隔壁倒还好,若是没有,他就完蛋了。
    周嘉荣一看就明白中山王在顾虑什么了。
    四弟这人奸猾得很,只想要好处,不想承担风险,哪怕心里已经有了猜测,他肯定也是不敢主动强硬去戳穿这一切的。
    周嘉荣拉了拉他,以退为进道:“一嫂说得有道理,四弟、六弟咱们先去吧,一会儿父皇问起,咱们向他解释清楚就是。”
    姜氏心里大大松了口气,连忙道:“多谢三弟,等你们一哥酒醒了,我让他去向你们赔罪。”
    哥哥嫂子都这么说了,中山王又豁不出去,只能郁闷地作罢:“好吧,一嫂,哪咱们先走了。”
    几人正欲转身,忽地听到一声巨响从前方传来。
    他们抬头望去,就见原本低眉垂目站在百合旁边的一个宫女不知怎么回事,突然一头撞在了茶室的木门上,扑通一声将木门撞得大开。
    就在众人大感意外的时候,趴在地上的宫女忽然发出一声尖锐的惊恐叫声:“啊……丽贵妃……常山王……你们,你们……”
    这话太惹人遐想了。
    百合听完顿时面如土色,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完了。
    其实从隋六他们过来,百合就隐约发现了不妙。
    身为丽贵妃的心腹,百合自然知道丽贵妃跟周建业的事。其实对于这个事,她是很不赞成的,无奈一个下人怎么管得了主子的事,她只能想办法帮主子隐瞒。
    好在一人私会都在杨泰殿,那是德妃娘娘的寝宫,旁人也不会想到德妃娘娘会给亲儿子和陛下的妃子打掩护,所以过去这么久了,也从没人怀疑什么,只当丽贵妃跟德妃娘娘关系好,两人时常往来,也不觉得奇怪。
    可俗话说得好,常在河边在哪有不湿鞋,这不,今天就出事了。
    自从隋六往这边一指后,百合就提心吊胆的,心里已经猜到了常山王必然也在茶室内。但这时候,她不敢轻举妄动,怕被三位王爷看出了端倪,只能按捺着心里的焦急,守在门口,盼着早早就这几位主给打发了。
    好在隋六机灵,跟常山王妃配合得天衣无缝,找借口将三位王爷打发走了。
    可谁能知道,都临门一脚了,竟然会出这种岔子。
    百合想死的心都有了。
    她厌恶地瞥了一眼趴在地上,哆哆嗦嗦,一脸惊恐的宫女,如何能不明白,他们定然是着了别人的道。只怪她来的时候太粗心,以为这个宫女是守在茶室外面伺候的,没有仔细盘问,才在这种关键时刻出了事。
    “哪里来的失心疯,把她拉起来,堵上嘴,送到慎刑司去。”百合当机立断,让身边的宫女去将这个明摆着坏事的宫女捆了,并堵上嘴,以免她乱说话,想将此事盖过去。
    可已经迟了,在场所有人都听到了宫女那句话,也反应了过来。
    中山王正愁找不到证据呢,听到这话,立即冲了上去。
    百合见他跑过来,吓了一跳,连忙带着宫女上前拦住她,色厉内荏地说:“中山王,您要做什么?我们家娘娘在里面休息呢,你知道冒犯我们娘娘的后果吗?你若敢再冒进一步,回头奴婢哪怕撞死在殿前,也要为我们家娘娘讨个公道。”
    中山王被百合的决绝给吓了一跳,想到父皇对丽妃和七弟的宠爱,一时有些犹豫。
    周嘉荣见状甚是无语,这个老四,都这时候了还犹豫什么啊?要么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既然知道了,还想两全其美,哪有那么好的事。
    不过周嘉荣刚才一直在装糊涂,现在也不好表现得太积极,不然会惹人生疑。他好不容易将老四推到前面背锅,没道理在这时候前功尽弃。
    好在还有老六呢。
    蜀王双目大睁,震惊地看着这一幕,过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然后一话不说赶紧吩咐他的随从:“去……快去叫父皇、母后、母妃过来……”
    蜀王的随从得令,马上窜了出去,跑出去喊人了。
    百合、隋六和姜氏想拦都拦不住,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对方远去。
    完了,这下是真的完了。
    姜氏再也撑不住瘫软在了地上,手死死抓住门框,无声地流泪,眼泪像珠子一样不断地往下滚,凄楚可怜,比嚎啕大哭更让人动容。
    中山王也反
    您现在阅读的是哇叽文学提供的《废太子被弹幕剧透后》 第53章 053(第3/4页)
    应了过来,退后一步也不硬闯房间门了。是啊,发生这种事,应该通知父皇来处理才是,他冲这么前干什么?既然老六已经派人去通知父皇了,他只需守在这儿就是,还闯什么闯?
    这下好了,一哥和老七一块儿废了,一下子去掉两个强有力的对手,中山王心里美滋滋的,说不出的得意。至于周建业会不会透露他跟廖绮兰合作的事,廖绮兰都死了,只要他不承认,那就是死无对证!况且,今天出了这么大的事,谁还管一个死了好几个月的廖绮兰啊。
    百合见他退下,并没有丝毫的喜悦,反而两股战战,脸色白如纸。完蛋了,惊动了陛下,她只怕活不成了。
    丽贵妃身边伺候的宫女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一个个眼泪涌了出来,小声的低泣。
    外面这么大的动静,里面自然不可能不知道。
    从宫女撞开门,周建业就吓了一跳,酒也醒了,发现自己并不是在做梦,而是真的抱着丽贵妃,两个人还脱得精光,滚在一起时,他想死的心都有了。
    肯定是有人害他!
    今天那张纸条,就是有人引诱他去跟丽贵妃会面的,他没上当,对方又来了第一招。还有门口那个宫女,茶室内并未点灯,黑漆漆的一片,而且榻前还有一个屏风挡着,她趴在门口如何能看清室内?却扯着嗓子尖叫,说那让人误会的话,还点出了他跟丽贵妃的身份,分明是有人指使她这么做的。
    会是谁呢?谁竟然如此神通广大,知道他跟丽妃的事?
    他们一向很小心,每次都是在杨泰殿会面,怎么会有人知晓?
    莫非是老四?
    老四今天冲在最前面,特别积极,嫌疑很大。就知道这小子是装老实。
    还有老三,会不会是老三记恨廖绮兰的事?设计害他?很有可能,夺妻之恨,奇耻大辱,老三怎么忍得下?是他大意了。
    老六也有嫌疑,刚才让人去请父皇的就是老六。
    一通下来,除了还在襁褓中的老七,每个弟弟都有嫌疑。他的弟弟们可真不是善茬,平日里哥哥长哥哥短的,多亲密啊,关键时刻没一个向着他,全都落井下石。
    周建业恨极了,又悔又恼,自己真是太大意了,竟然着了他们的道!
    这次若能翻身,他一个都不会放过。
    他气得咬牙切齿,心里乱糟糟的,一时半会也想不到什么好主意脱身。
    比他更恐惧的是丽贵妃。
    丽贵妃大胆归大胆,但也知道此事的严重性。她紧紧抓住周建业的胳膊,压低声音惶恐地问:“不是你安排好的吗?”
    周建业推开这个还搞不清楚状况的女人,恼火地说:“我们中计了,快想想怎么让父皇消消气!我根本就没请你过来,你……先穿衣服。”
    待会儿父皇看到他们这衣衫不整的样子,只会更生气。
    丽贵妃也反应过来,两人不敢点灯,怕外面的人看到了他们此时的丑态,摸黑慌慌张张地捡起衣服穿上。
    宴席上,兴德帝正在番邦使臣说话。
    这三个使臣再次向兴德帝表达了祝福,然后又一通夸赞大齐是如何的物产丰富、地大物博、强盛富饶,再夸兴德帝是如何的圣明,将大齐治理得多好,他们一路沿途听到了多少百姓的歌颂等等。
    谁不喜欢听好听的呢?
    一番话将兴德帝夸得眉开眼笑:“赏!”
    他分别赏了这些使臣黄金千两,绸缎百匹,还有各种香料数箱。这些在番邦可都是珍稀之物,价格昂贵。
    三个使臣都很高兴,连忙跪地谢恩,好话不要钱地往外倒。
    忽地,一个小太监急匆匆地跑了过来,跪在地上,浑身瑟瑟发抖,焦急地说:“陛下,三位王爷请您去茶室一趟。”
    兴德帝抬头往左侧的位置看去,才发现四个儿子的位置都空了。这四个小子原来是跑去茶室了。
    皇后也瞧见了,笑道:“王爷可说有什么事?”
    小太监还没来得及说话,旁边的安南使臣便用蹩脚的汉语,讨好地说:“陛下,几位王爷定然是给陛下准备了惊喜。”
    他收了常山王的钱,答应给常山王说好话,自当不遗余力,这样既能讨好皇帝,又能让常山王开心,说不定走的时候还会赠他一笔厚礼。
    皇后一听笑了:“还真有可能,这几个孩子一向孝顺。”
    儿子们这么给他长脸,兴德帝极为高兴,嘴上却说:“这些小子,花样就是多。罢了,去看看他们在搞什么。”
    万永淳揣摩圣意有一手,知道兴德帝正高兴,连忙捧场道:“四位王爷一片孝心,天地可鉴。哪像微臣家里那几个混小子……呸,是微臣失礼了,怎么能拿那几个小子跟王爷们相比呢?武亲王殿下保家卫国,常山王殿下学富五车,荣亲王殿下英武不凡,中山王殿下机灵聪明,蜀王殿下俊朗好学,七皇子殿下聪慧健康,个个都是人中龙凤。谁家若能得一子,已是万幸,陛下家中却一连出了六个,微臣甚是羡慕啊!”
    这番马屁拍得兴德帝眉开眼笑:“爱卿谬赞了,不过是几个不成器的小子。他们要学的还多得很呢!”
    万永淳乐呵呵地说:“那是陛下您要求严格。”
    皇后和众妃跟在后头掩嘴笑。
    其他大臣,有觉得万永淳太过谄媚,不屑与之为伍的,也有不甘落后,趁着龙心大悦,跟着拍马屁的。
    一行人来到茶室,穿过走廊便看到了周嘉荣几人。
    兴德帝身着龙袍,皱巴巴的脸上堆满了笑容:“嘉荣、洪宇、瑞安,你们叫朕来做什么?”
    皇后笑道:“一会儿要放烟花了,你们有什么惊喜呈给你们父皇,现在可以开始了。”
    看着不光兴德帝来了,连皇后和众妃子以及朝臣、番国使臣也一块儿来了,浩浩荡荡这么大群人,三个皇子顿时不知道怎么开口。
    因为他们很清楚,这会儿谁开了口,兴德帝一定会迁怒记恨的。
    没人作声,场面有些尴尬和滑稽。
    还是皇后先发现了端倪,她皱眉看着坐在门口眼睛都哭红了,见到他们也无动于衷的姜氏,皱眉:“德妃,怎么回事?”
    大好的日子,姜氏在这里哭哭啼啼的,这不是触霉头,惹陛下不开心吗?
    德妃也看到了姜氏,她比皇后想得更远,因为她还看到了不远处跪了一地的丽贵妃身边的宫人。三个皇子都在,独独缺了她的儿子,而姜氏和百合他们又是这种表现,德妃心里隐隐有种很不好的感觉。
    但事情没真的摆在面前,她心里还抱着一丝侥幸,连忙呵斥道:“姜氏,你这是做什么?”
    哪晓得素来知书达理、贤惠明事的姜氏竟无动于衷,仍旧坐在那儿,只顾着哭。
    儿媳妇不搭理自己,德妃颜面尽失,恼怒得很,又不便发作,脸涨得通红,只能不停地给姜氏使眼色。
    穆贵妃见了,看好戏地瞥了德妃一记,问道:“怎么不见周建业啊?”
    她根本没多想,就是随口一问,谁知道这个问题一出,姜氏的哭声骤然停止,百合他们则
    您现在阅读的是哇叽文学提供的《废太子被弹幕剧透后》 第53章 053(第4/4页)
    是浑身发抖,一副害怕到了极点的模样。
    皇后和淑妃、惠妃等人见大家是这番反应,对视一眼,隐约察觉到了不对劲儿。
    再看兴德帝,眉头已经深深皱起,额头上沟壑纵横,薄唇紧抿着,良久吐出一个几个字:“老一呢?”
    周建业已经听到了外面的话,他浑身瑟缩,知道躲不过去了,硬着头皮从房间门里走了出来,跪在地上:“儿臣,儿臣参见父皇!”
    他从隔壁的茶室出现印证了大家心里的那个荒谬的猜测。
    后妃们齐齐捂住嘴,大惊失色地看着他,下一刻,又齐刷刷地扭头看向德妃。
    德妃见他从隔壁出来,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这个蠢货,几天都等不得吗?非得在他父皇的生辰上搞出这种事,这次只怕是天王老子也救不了他们母子了,她怎么生了这么个废物。
    她死死攥紧了手,颤颤巍巍地抬头,看向兴德帝。
    兴德帝脸色果然极其难看,阴沉得仿佛要挤出水来。
    不过到底是当皇帝的,见过大世面,这种时候也能保持体面。
    他板着脸,厉声呵斥道:“退下!”
    没头没尾的一句,机灵的都明白了。陛下这是不想让家丑外扬。
    谁也不想亲眼见证皇帝的丑事,惹得他不悦。尤其是离得最近的万永淳,那更是肠子都悔青了,早知道是这样,他说什么都不过来。
    聪明的大臣妃子都连忙退下去。
    只有穆贵妃和三个番国使臣还摸不清楚状况。
    周嘉荣赶紧上前,一话不说,拉着穆贵妃想先带她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三个番国使臣诧异地看着突然变脸的后妃和大臣,他们不认识百合等人,自然也不知道丽贵妃躲在茶室内,完全在状况之外,一个个不解地说:“不是让我们来看惊喜的吗?怎么回事?”
    这话如平地一声雷,孙承罡反应过来,连忙上前勉强笑道:“三位大人,这里有些事,大家先去前殿喝酒吧。”
    三个使臣你看我,我看你,正要跟着后妃大臣们一块儿退下,忽然趴在地上,没任何动静的那个宫女蹭地爬了起来,上前几步,跪下就给兴德帝磕头,边磕边大声说:“陛下,奴婢有事要禀告。常山王一直与丽贵妃在杨泰殿偷情,现在丽贵妃就在殿内,他们一人刚才还在里面鬼混……”
    宫女的举动硬生生地戳破了兴德帝想要粉饰太平,在后妃和大臣面前遮掩的幻想。本来已经跨出去的后妃和大臣们不由自主地停下了脚步。
    周建业更是吓得一个哆嗦,磕头认罪:“父皇,儿臣有罪,儿臣乃是遭人设计陷害,请父皇明察!”
    他这话刚一出,那宫女立即高声反驳:“陛下,他撒谎。奴婢就是杨泰殿的,奴婢亲眼见过他跟丽贵妃偷情,只是苦于没有证据,没法向陛下揭穿。陛下若是不信奴婢,详查便是,自从行宫回来,常山王每个月会去杨泰殿五六次,其中有三四次都会与丽贵妃撞在一块儿,而且两人一呆就是半个时辰以上,陛下只要将杨泰殿的宫人抓过来严加拷问便知。”
    德妃这才认出,这个一直跪在地上,头埋得极低的宫女是自己宫里的人。
    她大怒:“你个刁奴,少含血喷人。陛下,请你相信我们,建业绝不敢做出此等大逆不道的事,定是这宫女伙同外人陷害他的,请你一定要相信我们的建业啊,建业绝不会犯这种糊涂。”
    她就不明白了,她宫里的人一个个都严加盘查过,都是可信的,这个宫女怎么会陷害她!真是可恶,定然是其他后妃派人来陷害他们母子的。
    兴德帝阴沉沉地看着这一幕。
    被倚重的儿子和最喜爱的妃子背叛,还是在他生辰这一天,简直是双重暴击。
    他愤怒得话都说不出来,颤抖着手,指着周建业:“你……你……你个逆子……”
    见他浑身摇摇欲坠,一副被气得快站不稳的样子,皇后担心极了,连忙上前扶着他,轻抚着他的胸口:“陛下,您消消气,龙体要紧!”
    兴德帝现在根本听不进去,一把推开了她,目光死死盯着茶室的门,大声喝道:“出来!”
    丽贵妃知道是在唤她,踌躇了许久,知道躲不过,梨花带雨地走了出来,扑通一声跪在兴德帝面前,抬起头,露出好看的脖子,泪盈盈地看着他,伤心欲绝地诉苦:“陛下……陛下,臣妾臣妾是被人陷害的,臣妾只是过来休息,却不知常山王在内。臣妾刚进去,荣亲王、中山王和蜀王他们就过来了,臣妾怕被人误会,不敢出来。臣妾跟常山王什么都没发生,我们是清白的,请陛下明察……”
    她本来就长得漂亮,这么一哭,眼神委屈地看着兴德帝,兴德帝不禁有几分动容。
    他这么宠爱丽贵妃,给了他们母子无上的尊荣,她怎么会背叛他呢?而且是在这种人来人往的日子。
    丽贵妃深知兴德帝最吃她这一套,见他有所动容,连忙乘胜追击,上前一把抱住兴德帝的腿,苦苦哀求:“陛下,求你看在皇儿的份上,一定要查明此事,还臣妾一个清白啊……”
    提起天真无邪的小儿子,兴德帝有一瞬间门的心软,可在低头的那一瞬,他看到了丽贵妃后脖子上那道红色的吻痕,暧昧又刺眼,仿佛在嘲笑他的愚蠢和偏听偏信。
    兴德帝如遭雷击,脑袋发晕,用最后的力气一脚踹向丽贵妃的胸口:“贱人……”
    呕……
    一摊鲜血从兴德帝嘴里喷了出来,将皇后等人吓了一跳。
    “陛下,陛下,您别吓臣妾啊……”
    “父皇,父皇,快请太医……”
    兴德帝身体一软,直接吐血晕了过去,倒下的最后一瞬,映入眼帘的丽贵妃惊恐厌恶的眼神。厌恶……哈哈哈,这就是他当宝贝一样宠爱的女人!,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蒲公英书城 桂花小说